忠义小朋友

香港是用永远的羁绊

「又是一段想说很多又写不出来的时光」

最近对自己的身体健康深感焦虑,常常会想:我会不会早死啊?好害怕!我舍不得老黄…舍不得我那个只会口头关心我的妈!
对于怕死这件事我还是很愿意承认的,所以我不会想不开而自杀。
那我会得忧郁症吗?
有时会焦虑到想哭,焦虑到没办法做别的事情……可是一到饭点,我就饿了……还以为会没有食欲吃东西,结果外卖点了一大堆!
吃货真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吗?

最近的友谊摩天轮又不知道转到了哪里。我的友情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曾经关系好到不行的朋友渐渐的成了微信好友,有些从前被嫌弃的一塌糊涂的人,却成功的走进了我的世界。
我才感觉真有风水轮流转,我才感觉我真的老了。我拉不动了,拉不动想离开我的朋友。也挡不住别人就闯进我的生活。没有人无可替代,因为时间会搞定一切,吗?

梦到爷爷奶奶的几率越来越小,不知道他们过得好吗?还是他们已经重新开始了另一段人生?是不是已经喝过孟婆汤?是不是忘记了他们最疼爱的孙儿?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会好好的活着,努力的记得他们。我的人生也要一关一关的过,我想过得轻松一点,所以不能一直都想着他们。只要他们开始的这段新的人生是好的,或者他们在另个世界是快乐的,我就没有白白思念,白白梦见,白白哭醒。

成都有时很像东京。

某天,梦见一个曾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然后,他再也未曾出现在我生命中。

你过得好吗?
你是不是也梦见过我?
你还记不记得,在某个下雨的午后,某个小食档口,你脱下衣服批在我的身上?
你知不知道,曾经你就是我想成为的样子?

我有点难过……
对你的想念并没有铺天盖地的袭来,只是一点点附着在我的生活里。
只是偶尔的想起。
我不会去找你任何的联络方式,更不会设法见到你,甚至不会打探你的消息。

我们天各一方没有交集,我只是悄悄跟着你的方向,只有我知道而已。

原来对你的想念就是让我变成你。

第一次拍点人文风格B+W风格的照片。
接触摄影这么久,拍是第一次真正的体会到摄影的乐趣,也才真正对摄影着迷!

孤独的美食家

沉迷料理是从切实成为一个吃货开始的。

去过每一个地方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好吃的料理:东京的一兰拉面和铁路便当-神户的神户牛肉和茶泡饭-首尔的姜东武烤肉-大阪的大阪烧和巷子里的烧肉放提-巴黎100多年历史的老餐厅的油封鸭配马铃薯-北京的利群烤鸭-成都的卢妈油卤串串-新加坡的海南鸡饭-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烤肉-吉隆坡不知名的肉骨茶-台北酒店对面的鸡腿饭配茶叶蛋-重庆的岗上渣渣火锅-香港的深井烧鹅和牛扒-澳门的葡国鸡和蛋挞-赫尔辛基的红烩牛肉和雪豆沙拉.....在此为只有热狗、肉丸和烟熏三文鱼的斯德哥尔摩由衷的默哀。

在成为孤独的美食家之前,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吃货”。从前月薪2000时,常拖着闺蜜去吃200元一位的日本烧肉。所以他们一个去了美国,再也不回来了,另一个严肃的告诉我,从此贵价餐厅和自助餐都不要叫她。好吧,我孤独的吃着,享受着这个世界上最能给我带来幸福感的事情。

陈思请我吃素菜。我去香港的这几年,陈思已经变成虔诚的素(佛)食(门)主(弟)义(子)者。看着菜单,很难想象老板为这些平庸的素食取了一个个文艺的名字。结账,将近300块。我不怀好意的评价着这些物非所值的素菜。呵呵。接着,陈思从此消失了。这样,我又沦落成孤独的吃货。

李艺琳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从前是我的小学同学,现在是我的同事。她有一群喜欢吃喝玩乐的朋友,时常会发现隐藏在城市角落各处的食肆。我景仰的望着她,暗自想着我要是有一群这样的狐朋狗友该多好!我们开着小车,成群结队的奔向每个号称这座城市里最好吃的馆子,豪华的、草根的。直到她今天告诉我,他们去了一家我们常去的餐厅,结账下来,人均13。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个孤独的吃货。

今年开始,经济状况堪忧。还吵嚷着想去吃好吃的餐厅。老黄拗不过我。上周说我们每两周吃一次“大餐”,上上周说每周只吃一次“大餐”,结果每周都吃几次“大餐”。心情愉悦了,只是钱不够花了。老黄每次都说,我们一定要计划着用钱了,等我以后上班了就能经常带你去吃好的!呵呵,怎么不干脆等明年再呼吸呢?我邪恶的想着。老黄彻底放弃了,拿着1500块的生活费,掰着指头,掐着钱,每天压缩他的生活费。我意识到,如果再不停下来,我真的会成为孤独的吃货。但成为美食家的道路怎么能说停就停呢?

美食家的道路是孤独的。身边的人太在乎吃饭的人均消费,太在乎一餐饭的CP值(性价比)。有什么能替代美食带来的同时满足味蕾和神经的幸福感?一餐饭的CP值难道不是吃到美味的食物还不用自己洗碗的美妙感受?走访一个城市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坐在这个城市最美味的餐厅里用味蕾感受这里所有的风土人情和岁月变迁?

好吧,既然外面餐厅的米饭不够好,菜里的肉不够多;既然外面好多餐厅的日本料理,韩国料理不够正宗;既然你们都因为拼饭CP值不高而抛弃我,那我就自己动手!在吃货的面前孤独不可怕,不好吃才可怕!从那天开始(具体哪天我也不记得了),我在通往美食家和大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买书、买锅、买调料我统统不含糊。原来找到人生目标是这样的感觉?!

我仍然是个孤独的吃货,仍然孤独的奔向美食家的终点。

      最近总想写点儿什么。昨天好不容易码了几千字又忘了保存,真是艹蛋。昨天的矫情今天荡然无存,文笔也是“差之千里”。想打破昨天的已经成型的思绪,又可惜已经写好的金句实在无法生搬硬套的用来形容今天的情绪。

      老板上午把我叫进办公室,我竟对现在的工作有些不舍。嘴巴上倒还挺坚定的——休完年假就撤!对着老板,还觉得不想丢了这饭碗。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想被动的放弃这个工作。(就是不想被开掉。)工资从去年的6K/月,做到现在的3K/月,都觉得现在的待遇简直是对我20几年人生的侮辱。可又回想,自己对这份工作也算不上多努力。6K的时候多少有些责任感,到了3K啥都没有了。老板和同事们都想尽办法将军,却忘了老板和员工之间永远都在博弈。我决定不辜负老板发给我3K的工资,至少拿3K的人不会为上班看淘宝感到愧疚。

       那天我被物管的人团团围住,势单力薄的面对着这些穿着职业装的流氓。为一扇被我不小心碰坏的年久失修的铁门。我内心是略紧张的。书记接到我的电话,据说是从地铁站飞奔而来。看到书记,我稍微有点安心。可我们还是寡不敌众,面对流氓们的唇枪舌剑,我和书记显然有点招架不住。我仍然是幸运的,我的目击证人正好是个律师,而且还是个热心人!结果是,流氓们被律师的一番陈述给镇住了!我就像被困在一群牛鬼蛇神中一般,突然以说时迟那时快的速度飞来一朵筋斗云——我得救了!从此,我对做一个温暖的人的信念就相当强烈。至少,遇到别人需要帮助,而我正好可以帮忙时,我可以是个好人。比如在电梯门快要关上,而你来不及冲进电梯的时候。

      最近常为流言蜚语感到困扰。本来这事不应该被记下来,只是独处时,总会回荡起那些不堪的,诽谤自己的内容。而制造和传播留言蜚语的人还是据说与我有过一段“美好过往”的肌肉帅哥!这让我怎么恨的起来呢?内心畸恋剧情忍不住蔓延开来……说不介意是假的!各路人马都来安慰,李艺琳逼吸叫嚣着陪我去健身房对峙撕逼。只有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劝我千万别去健身房!看来我得感谢背后捅刀的帅哥(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帅哥?)用事实得出:身在是非圈里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大写加粗还高亮的是非!从此以后与子交友,方知子丑。如梦初醒,子不走?我走!

      最后一句:图片和文字都无关。

20151008

 
 

公众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居然失眠了……难道是因为晚上宵夜了巨辣无比的兔肉??(s6 edge的曲屏的打字效率我真心跪了……)

老黄在旁边睡得欢畅淋漓,丝毫没有意识到从他睡着的12点开始到现在的凌晨三点半的几个钟内,我心情已转遍了各种忐忑不安,欣喜哀伤。

 
 

这几天时常梦到前闺蜜时好时坏的出现在梦中。能不这么牙尖吗??!!我终究还是没能找到她与我恩断义绝的原因。但愿不是因为我没还她钱的原因……(这不是废话吗……就赶快还吧……)但是你至于这么跟我形同陌路吗!

 
 

三星s6 edge就是个花瓶!不仅没用,还起反作用!!还那么卡!我给你跪了还不行吗!!我要把iphone换回来!!!下回管你是曲屏还是神马屏!就算是球形的屏幕我TM的也不换!骗纸!!!

 
 

这段时间一直吵嚷着过年去法国和意大利。看着居高不下的机票和酒店价格,再看看自己的财务状况……唉……破罐破摔的寄希望于和李艺琳逼吸一家子去澳洲,也被她轻描淡写的鸽子了!果然还是不靠谱……(我会努力攒钱过年去法国的!!)

 
 

再不睡就要起床了!!!

我一定要去巴黎!

我一定要去巴黎!

我一定要去巴黎!

重要的事情说3遍!

 

转给纯爷们儿一篇文章〔离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附:我也给你分享一篇文章,感谢你至少现在没有离开! 这大概是我给纯爷们儿说过最肉麻的一句话。

合租四年的室友要回到他出生的小城,回到我种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我洗衣的生活。选美般谨慎挑选新室友,结果还是以他作模子,恨不得直接把他复制了。

突发奇想,想买个美国教练牌包,遂微信春荣。简单几句寒暄(居然还寒暄)便切入正题。不知是否因为时差(肯定不是)春荣搪塞给我一个世上最烂的理由——这段时间忙!我以为这是最能证明我俩早已友尽证据,却没猜到最后他让我加他那做代购的前女友(现老婆)的微信……

龙应台说,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母子如此,世间每种情都该是如此。原来有些关真要一个人过,有些路也只能一个人走。终有日,你会淡定的打开朋友圈,发现他们的生活早已没有你存在过的痕迹。

恍惚间,物转星移。

消失的闺蜜

纯爷们儿转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躺在床上,认真的读了一遍。写在这儿的,算作读后感一篇。

半个月前,闺蜜消失了。并不是那种人间蒸发般的神秘不见,而是我发给你的消息不会及时收到回复。只是我问你明天要不要出来吃饭,你等到明天才复我说你没空。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一起八卦了。

呵呵,没想到我们也有今天。

然而我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吃饱了或者吃腻了,凳子往后一撞的走掉了。你不告别,也不说原因。留下一个惶恐的前闺蜜和潇洒的背影。

纯爷们儿一直是我的首席军事,他觉得问题出在我!我肯定是做了啥得罪了闺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闺蜜肯定是因为长时间隐忍后爆发了!他字字铿锵,句句掷地有声。我无法反驳,不认也认了。只是现在看来,理由还重要吗?

好吧。我不得不接受生命中“你来你走”的事情时有发生。不得不猛地灌一肚子的心灵鸡汤:哦~原来这就是人生。原来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

突然恍然大悟,琼瑶阿姨是骗人的!哪里来的“有福一起享,有头一起砍”的生死之交。只有在你或长或短的人生中,陪你度过不同阶段的人。有些人与你一同成长进化,有些人就像被新陈代谢掉的死皮,像旧挂历一样被撕掉。可悲的是,被撕掉的竟然是你!

我认了!我不再约你吃饭,更不会再问你过得怎么样。老同学里面有个蕾丝边的爆炸新闻也不会跟你分享了。不是我一夜之间不爱你了,而是我想为自己留一点儿尊严。希望能像你消失在我生命时那般潇洒。